快捷搜索:  15  ƶB  ΤB  ľ8  as  警花

女护士被男病人涨乳高位/折磨女警察流湿

   珞莹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,她扶着依旧有点晕眩的头,坐起来身子。

      每动一下,她的腿心之间都传来阵阵刺痛。

      她摸了摸自己完好无损的里衣,可是身子似乎依然记得那火热的手心抚过的感觉,耳边也不断回荡着男人沉重的喘息之声。

     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,于是叫来了丫鬟,吩咐她们去准备热水,她要沐浴更衣。

      到了浴房,她屏退了所有下人。

      慢慢解开了衣衫,镜子里少女雪白的胴体一点点显露出来,可是那红红紫紫的吻痕和手印却是那样触目惊心。

      珞莹双手掩面,失声痛哭起来。
昨夜发生的不是梦境,她又再一次的被人侵犯了。 可是那又会是谁呢? 山庄守备森严,大哥又对她寸步不离。 除非有人监守自盗! 监守自盗,这个念想在脑中一闪而过,珞莹禁不住出来一身冷汗。 珞莹把身子全部浸在热水里面,却依旧忍不住瑟瑟发抖。 丫鬟在外面等了许久都见珞莹出来,就忍不住敲门进来了,看到珞莹在浴桶里面发呆,只好善意的提醒珞莹要不要加点热水。 珞莹摇了摇头,让丫鬟扶她起来。 丫鬟拿来了浴巾,即便看到珞莹身上的痕迹,也做出一副熟视无睹的表情,帮她裹好。 这一个细节,更加使得珞莹确信了自己心中的想法。 这里是哥哥选的山庄,这些丫鬟也都是哥哥的人,她其实已经成为了他的笼中鸟,根本插翅难飞了。 珞莹也不动声色的让丫鬟服侍着她穿戴整齐,然后便沉默不语的回房间休息了。 午后萧离痕又来看珞莹,手里还拎着一只鸟笼,里面有一只漂亮的画眉鸟。 他把鸟笼放在珞莹的桌子上,对珞莹微微一笑:“嫣儿,哥哥带来一只鸟儿给你解解闷儿!” 珞莹看着那儿在笼子里飞上飞下的雀儿鸟,再看着对她一如既往关切的大哥。 心里有无数的疑问:“真的是大哥么?他为什么要对她做这种事儿?” 萧离痕因为昨夜过得滋润销魂,所以今日心情格外的好,而此刻他的宝贝妹妹却依偎在床边一副郁郁寡欢,闷闷不乐的样子,他心中暗自揣度,是不是自己把珞莹闹得太凶了? 他坐到珞莹的床边,伸手将她的秀发捋到耳后,柔声问道:”嫣儿,你不舒服么?” 珞莹又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一丝怀疑,如果真的是他的大哥做的,他怎么如此坦然的面对自己,竟然不带一点羞愧与内疚? 见珞莹垂眸不语,萧离痕心里略微有点发慌,“珞莹,珞莹,你怎么?为什么不理哥哥了?” 就在这时珞莹忽然把手放到了领口,然后伸手一扯,露出了自己的肩膀,上面的红红点点,都是那人留下的痕迹。 珞莹抬起头来,含着热泪,看着萧离痕,哽咽的说道:“大哥,你能告诉我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么?!” 关注宫众号后输入小说名字《野狼哥哥饶了我》就可以阅读尽享本章序目 更多精彩尽在宫众号! 萧离痕一愣,他没有想珞莹会这么快顺藤摸瓜的想到他的所作所为,既然她会选择直接戳破窗户纸,岂不是给他一个打开天窗说亮话的机会? 所以定睛看了珞莹半晌,脑海之中想着如何措辞。 而珞莹则在心中无数次的喊着,哥哥,快否认啊,千万不要和我说,这个人是你。 但是偏偏事与愿违。 萧离痕微微的叹了一口气,黝黑深邃的眸子深深的望着珞莹,缓缓的说道:“因为哥哥爱你!” “啪!”的一声,珞莹挥手就给萧离痕一个耳光。 萧离痕有点蒙了,他不曾想到珞莹软绵性子下面竟然有这么刚烈的一面。 只见珞莹气的浑身颤抖,泪如雨下,不断的用拳头砸向他的胸口,哭喊着:“禽兽,畜生,我是你的妹妹啊,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!” 萧离痕抓着珞莹的手腕,一把将她按在了床边,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不是,你不是我的妹妹,不,是我不是你的哥哥!” 萧珞莹手不能动,就用脚去踢他,“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啊!” 萧离痕把整个身子都压向她:”珞莹,你听我说,我们没有血缘关系,其实,我是爹爹捡来的孩子!” 珞莹听到这里,愣了一愣,虽然萧离痕的话让她觉得有点突然,但是也好过两人之间有着血缘羁绊。子诺大猪蹄子! 不过她很快又愤怒的挣扎了起来:“那你也不能这么对我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我一直视你如兄长!” 萧离痕把珞莹抱得更紧了,“可是我没有一天把你当做妹妹!嫣儿,你不能把我当哥哥,你要记得,我是你的男人,从现在起,你就要这么看我!” ps:后面渣哥就可以天天开始啪啪啪了……
 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<<<<

女护士,被男病人,涨乳高位,/折磨,女警察,流湿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惹组词解释_惹的偏旁和组词解析
  • 动人心弦的意思_“扣人心弦”的意思是什么?
  • 宫口被折磨肿胀|身体改造教导开发敏感
  • 人面鸟解释_盗墓笔记人面鸟是什么样的解析
  • 开发 男by远上白云_bl双性男男系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