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15  ƶB  ΤB  ľ8  as  警花

被各种道具玩弄的校花|冰清玉洁娇羞插在迎合处

“我哔哔!” 张浩身子颤抖,破口大骂。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辛苦找的杀害自己弟弟的凶手,竟然是眼前这个普通的男人。 “不,我不能死,我要活着回去,我要动用家族势力,让他生不如死。” 张浩心中低吼着,疯狂挣扎着。 但,下一瞬间,他的嘴巴就被秦风用力捏开: “喝酒!” 咕咚!咕咚!咕咚! 七八斤的洋酒,一股脑的灌下去。 死寂般的酒吧中,一个疑惑的声音突然响起: “怎么回事?我就是去厕所跟个美女谈论一下人体艺术,怎么就成这样了?” 赵无极搂着两个浓妆女人回到酒吧后,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。 “呵呵,就是有个家伙很嚣张,想要弄死我。”秦风随意的指了指大口吐血的张浩,一脸冷笑。 “张浩?”赵无极看到地上大口吐血的张浩时,失声惊呼。 “你惹大麻烦了。”赵无极凑到秦风耳边低语:“张家的势力!” “今天下午,有人给我打电话,问我如果有人想要弄死我,我该怎样应对。”秦风笑眯眯的盯着赵无极。 “你知道我怎么回答他的吗?” 赵无极摇头,他刚认识秦风不过几个小时,根本猜不到他怎么回答。 “我告诉那个人,我说,如果有人想要杀掉我,不管他是谁,我都要先干掉他。”秦风随手拿了一箱子洋酒,狠狠地砸在那个张浩脑袋上。 一把卡座拎在手中,在众人震惊的注释下,秦风拎了卡座疯狂的敲在张浩后背上。 砰!砰!砰! “我最讨厌被人威胁。” “一个普通人,为什么自我感觉良好,想要威胁我?” “很有钱是吗?拿钱砸我是吗?我让你砸!” 砰! 一声巨响,手中卡座硬生生敲断,高高在上的张浩,就像死狗一样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 “告诉张家的人,如果他们想要继续跟我玩,我奉陪到底。” 说话间,秦风一把拽了张幼仪胳膊,直接拽出酒吧! “这尼玛叫什么事?老子不就是享受了一下?怎么会出这事?” 赵无极哭丧了脸,试探了一下张浩呼吸,发现对方还有呼吸后,这才暗自松了口气。 秦风不知道张家的厉害,但,他赵无极却知道。 张家虽说没有武者,但,他们却有大把的钞票,更是跟一些武者组织有联系。 即便是他们红莲宗,都不太愿意招惹张家。 “张浩没死,希望事情不要闹大。” 飞快的拨打了几个电话,赵无极一脸阴沉的坐在卡座上陷入了纠结。 轰! 一百多万的悍马疯狂嘶鸣,疯狂的在街道上狂奔。 打开车窗,夜风吹拂,秦风感觉自己冷静了很多。 刚才在酒吧中,看着张浩那种高高在上的眼神,看着对方满不在乎的丢出一张张支票时,他的怒火就彻底爆发了。 这些天,在神秘人的威胁下,他的精神不断绷紧。 现在,张浩不过是凑巧闯到他枪口上的倒霉蛋而已。 今天即便是没有张浩,他也会想办法发泄一下自己的压抑,否则,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下去。 “秦风!”张幼仪卷缩在副驾驶上,小心翼翼的看着身边男人。 “嘘不要说话。” “我只是想说,我家在西二环,没有在东环。”张幼仪哽咽。 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,让她几乎都要崩溃了。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白天看着十分普通老实的男人,竟然会有如此狂暴的一面。 看着张幼仪苍白的小脸,秦风眉头微皱,感觉自己可能吓到这个美少妇了。 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经过这次事情后,对方不会跟自己发生什么交集,以后也不会给这女人带去危险。 一个多小时后,悍马驶入了高档别墅群。 没多久,秦风就带着张幼仪到了一栋别墅前。 “进屋!” 打开房门,张幼仪靠在门边,示意男人进来。 秦风苦笑:“你不怕我?不怕声誉受影响?” “咯咯刚才在路上还怕,但,现在不怕了。”张幼仪妩媚的扫了秦风一眼:“更何况,事情都发生了,趁着我倒霉之前,跟你享受一次也不错。” 咔嚓! 房门被秦风一把关闭,不过,张幼仪在屋内,他在屋外: “早点休息!” 叮嘱了美少妇一句,秦风就抄着口袋,慢慢的朝外面走去。 咚!咚!咚! 张幼仪飞快的冲到楼上,打开窗户,探出半块身子朝秦灌注宫众浩后输出关键子 4385 尽享本章序目 更多精彩尽在宫众浩!风背影大喊: “秦风下午那个女孩到底跟你是什么关系?” “没有关系,她替人给我传递消息。” “什么人?”张幼仪踮着脚。 秦风愣了一下,背对着美少妇晃了晃手:“一个可怕的人,比张浩可怕了无数倍。” 张幼仪笑了,既然秦风说那个女孩身后站着一个比张浩还要可怕的人,那么,她没有理由再担心秦风了。 在离开张幼仪住所不过短短数百米,秦风就遇到了一个人,一把刀。 人很年轻,不过二十多岁,一头碎发;刀是一把笔直的长刀,很像唐刀。月色下,刀上的花纹好像云朵一样流淌,很漂亮。 “有人让我杀你。” 年轻人拎了长刀,盯着秦风。 “你缺钱?”秦风淡然。 年轻人沉默,而沉默,就代表默认。 “缺钱可以找工作,不愿意工作,就找有钱人化缘。” “呵呵!”金异人笑了。 “我以为我做杀手已经很无耻了,没想到你比我还无耻。” 秦风仰天大笑:“无耻?有什么无耻的?我们都是武者,为什么要去摇尾乞怜的给那些权贵们做事收取报酬,而不是直接抢夺他们?” 金异人愣了,他感觉秦风说的很对,自己竟然无言以对。 可是,自己虽说是武者,但,自己的家人不是武者啊。 如果自己真的抢夺了权贵,对方一怒之下花钱买自己的人头,甚至是买自己亲人性命,自己该如何是好?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<<<<

被各种,道具玩弄,的校花,|冰清,玉洁娇羞,插在,迎合处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愚不可及的意思_愚不可及是什么意思
  • 嘉应学院校徽:差距妆
  • 我好想让粗求透我 _不断吞吐噗嗤噗嗤
  • 将她的腿分得更开h|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
  • 两位阿姨一起的日子|尴尬痛苦的痔疮检查